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回首頁   烏坵簡介      烏坵之美      話說烏坵      烏坵特產      相關網站      來去烏坵      who's ea?      留言板

 
Browse Amazon.com
烏坵的未來?!
烏坵也盼小三通
離烏..遺世的珍寶
烏坵何去何從?
發現烏坵
第二代留言板
第一代留言板
烏坵導彈風雲
 



 
2003/03/21......ea

--那是芭樂樹啊--

以前在金門唸書時,在宿舍內一群異鄉遊子,每逢假日總是思鄉情切,為了排遣這股濃濃的鄉愁,在烏坵堡內一夥人總是圍在一起,聚賭。

某日,有位烏坵的家長來金門探望自己的小孩,陪著孩子走在路上時,看著路邊牆上寫著精神標語==>"萬惡賭為首"

這位家長心想:嗯...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教育。

家長便指著牆上的字在孩子看,說到:"你看,那是什麼?"

孩子便回答道:"那是芭樂樹啊!!"

^_^!!
 

2002/06/12  看看這篇國外介紹烏坵的文章

Wu-ch'in Hsü (Wuqin Yu)
(25°00'N, 119°27'E)

by Wolfgang Schippke, DC3MF
last modificated: 08th of June 1999

Wu-ch'in Hsü, also known as Wuchin Tao or Wuquin Yu, is a group of two larger and several smaller islands, located about halfway between Kinmen and Ma-Tsu about 10 miles offshore the PRC coast.

Wu-ch'in Hsü,也稱作烏坵島或烏龜嶼,是由兩個較大的島嶼以及一些小島嶼組成的,位於金門和馬祖的中間距離大陸約10哩的海中。

The group is located 116 kilometers northeast of Kinmen and 136 km southwest of Ma-Tsu Islands.

烏坵位於金門北方116公里以及馬祖南方136公里處

The larger island is Wu-ch'in Hsü, 76 meters high and well vegetated. The smaller island is Xia Yu, about 0.5 miles east of Wu-ch'in Hsü. While Wu-ch'in Hsü is'nt populated, except a small military base,

較大的大坵,76公尺高,植物茂盛(well vegetated<-不知道怎麼翻,這樣翻好像與事實不符)。較小的小坵在大坵西邊約0.5哩處。烏坵除了一小部份駐軍外居民稀少。

Xia Yu is inhabited by about 24 fisher-families, living in a small settlement on its south side. Both islands are a political part of Taiwan's Kinmen Islands.

約有24種魚類家族棲居於小坵南邊海域。大小坵的行政區目前劃歸金門代管。

In some older maps the islands will be found too as Wuch-in-Shan, Hsiao-ch'in Tao or also as Ockseu Island, a name who was given in the end of the 17th century by English sailors.

在許多較古老的地圖上可以發現烏坵被稱作Wuch-in-Shan,Hsiao-ch'in Tao,約在17世紀末,英國水手口中所說的Ockseu Island即是烏坵。

摘錄自==>http://dc3mf.tripod.com/Bv9_6.htm

 

2002/05/02......ea

--烏坵寶藏--

前陣子新聞不是在報導基隆大武崙砲台可能埋藏日據時代的大量金條,其實從我們很小的時候就聽過烏坵外海有日軍在二次大戰戰敗後從大陸運載大量的搜刮來的金銀珠寶返回日本,但是在途經烏坵外海時被追趕的美軍飛機擊沈的傳說。

我老爸就是這件事的目擊者: 當時日軍的船隊共有5艘,4艘護衛著中間載運寶藏的運寶船,船速非常的緩慢,因為船上載的寶藏太重了,2架美軍飛機在後面追上來,發射魚雷將中間的運寶船擊沈....

多年前我曾在報紙上看過中共及日本有合作打撈烏坵外海沈船計劃的新聞,但是未曾有聽過有打撈到任何東西,可能是烏坵外海海流太急,找尋沈船的工作太困難了。

 

2001/11/07

--烏坵海戰--

1965年十一月十三日深夜,南巡支隊的"臨淮"(永昌)艦在烏坵南方15.5海浬處被共軍12艘魚雷艇與砲艇圍攻而沉沒,艦上官兵僅14人被美國軍艦救起,9人被共軍砲艇撈起,其餘80餘人全數陣亡,我方稱之為「烏坵海戰」在中共方面稱之為「崇武以東海戰」. 海戰爆發當時旗艦"山海"(永泰)號不顧"臨淮"艦單艦被圍攻逕自向烏坵逃逸;事後南巡支隊長麥炳坤上校及"山海"艦長朱普華中校等皆被判處軍法徒刑

摘錄自http://www.lioncity.com.tw/cwm/taiwan/4201.html

 

2000/11/18...... by ea

        為大家介紹一道外公的美食,材料如下:

  豬肝一塊

  精鹽一包

  香一柱(計時用)

  步驟一:將豬肝用水稍微用水沖一沖,不用切

  步驟二:將鹽包整包倒在鐵鍋上並鋪平,將豬肝放在鹽巴上

  步驟三:點火,蓋上蓋子,將香在旁邊點上

  步驟四:當香燒完,即可將豬肝起鍋,切片

 

2000/08/03...... by ea

        記得小時候在烏坵時,最令人興奮的一件事就是家中買了一輛腳踏車。每天中午休息時間回家吃飯,稱著媽媽在煮飯的空檔,騎著腳踏車在鄉公所前的空地繞來繞去,下午放學回家也騎,兄弟們輪流的騎著,永遠也不厭煩。

  腳踏車輪胎沒氣了,拿去腳踏車行打個氣吧,COW~~~烏坵那來的腳踏車行,只能望著沒氣的腳踏車嘆氣......

  有一天,星期六下午放假,我和弟弟兩人,推著沒氣的腳踏車翻山越嶺,歷經千辛萬苦,終於抵達"保養排"(烏坵的車輛保養場),那時午休時間到的喇叭剛響,保養排內空無一人,我們兩人對著房間喊了幾聲,終於把一個人吵醒了,他好像清夢被擾有點不太爽,我們拜託他幫我們打氣,他可能也不忍心拒絕,就從軍卡上拉了一根幫浦管子,幫我們的愛車灌風,看著腳踏車的車輪漸漸澎脹,弟弟高興的大叫:有氣了!有氣了!那個阿兵哥,可能把腳踏車的輪胎比做軍卡的輪胎,一直灌,弟弟急忙叫道:好了啦!好了啦!突然....碰的一聲,輪胎被灌爆了~~~~弟弟眼淚立即奪眶而出  ~~^_^~~
  阿兵哥有點惱怒,喝道:哭什麼哭!!
  幸好他還幫我們補好了輪胎,我們兩人高高興興的騎的腳踏車回家~~~~   :-D

 

2000/01/17

烏坵國軍福利站與民爭利

  烏坵鄉地處偏僻,一直由距離遙遠之金門縣代管。近年來,賴台電核廢料場址探勘得以聲名大噪,戶口人數遽增。實際常住人數不超過三十人,多經營小店為生,行政單位為一鄉公所。設鄉長、秘書、幹事各一人,鄉代會有代表三員,常住台灣,在烏坵島上不設辦公室,目前秘書一職由鄉公所之秘書兼任,球員兼裁判,民眾投訴無門,功能早已名存實亡,小老百姓只好以自力救濟之方式,知其不可為而為之。

  悉國防部所轄之福利站,販售商品應限於福利品,其餘皆不得陳列販賣,而今之烏坵福利站除福利品外,其餘商品琳瑯滿目,應有盡有,況今烏坵歷國軍精實案,人數銳減,民眾生意早已今非昔比,加上軍中福利站以島上之士官兵經營小吃、理髮、雜貨等項目,並低價競爭,烏坵百姓之營業狀況,一個慘字形容。

  防區長官,三申五令,士官兵不得任意進出民家商店,而此禁令卻不限軍中福利站,如此鮮明之圖利行為已嚴重打擊烏坵鄉民生計,希望有關單位正視烏坵百姓之權益,聽聽我們的吶喊∼∼∼∼

次等國民(烏坵鄉)

 

1999/10/16.....by tony

        我記得高中的時候,有一次國文課作文題目是"故鄉",我已經忘記自己寫了哪些內容了,只記得結尾最後一句是"......願化作海鷗為烏坵的明天祈禱著....."祈禱的結果竟然有可能是核廢料的最終處置場,叫人情何以堪........o
去年寒假在烏坵度過,寒冷依舊,海風依舊,這些不變的不知道烏坵人還看不看得到.....

 

1999/08/10   烏坵遊擊錄【II】

  早年在烏坵的遊擊隊國民政府是不給糧餉的,所以一切得全靠自給自足,天氣好就去對岸搶些東西回來,不然就在烏坵附近海邊找吃的,一般人可能就是釣魚、魚網。但是,遊擊隊有遊擊隊的做法及做風。

  冬季某日,風平浪靜,溫暖的陽光,照得人身上好不舒服,海邊的潮水已經退得差不多了,阿山哥夥同兩個遊擊隊員來到烏坵北邊的龍爪海邊,三人走近海邊,水深約到大腿部份,三人每人從懷中掏出一個手榴彈,拉開保險,擲出....BOMB!..BOMB!..BOMB!...

.........>_<

  嗚..怎麼了???....爆炸力太強了,三人的腳都麻了,無法行動...魚兒也漸漸浮起來...大約過了五分鐘三個人才能漸漸行動,馬上不由分說,將水面上震死震暈的魚拾起,又是一個大豐收...^_^

老爸說:如果那次水深到胸部的話三個人可能就跟魚一起陪葬了。

ea:記得炸魚時要站在岸上哦!

 

1999/08/09

咦?!怎麼船上有賣稀飯呢?!

某次烏坵在金門唸書的子弟搭船返鄉途中,其中一位在船上買了一個便當,吃著吃著,快要吃完了...但是...怎麼了?...噁..嘩啦...可惜啊...又把便當還給人家了本來便當盒已經快吃光,最後竟然變得更滿了,這位同學正難過的捧著便當盒(不知是暈船難過還是心疼便當..嘿)另一個同學剛好經過看到,很驚訝的問道:船上怎麼有賣稀飯呢?!     :-D

 

1999/08/08    烏坵遊擊錄【I】

   又是一個出海的好天氣....

  東海一號以最快的速度靠近匪漁船,阿山哥和金昆兄以敏捷的身手跳上匪漁船甲板,金昆兄放倒甲板上的兩個匪漁民,阿山哥立即控制了駕駛艙,要他將漁船開往烏坵,匪漁船跟隨著東海一號往烏坵前進。

  但是匪漁船的速度和東海一號相差太多了,兩艘船的距離是逐漸拉開,這時對岸湄州島上的匪軍快艇已經出動,咦!怎麼快艇離我們越來越近,我們離東海一號越來越遠!阿山哥想:這次被捉去穩死不活的。

  快艇上的機槍像雨點般的向兩人挾持的漁船掃射。東海一號上的其它遊擊隊員發現的這種狀況,隊長是阿山哥和金昆兄的湄州同鄉林隊長,他馬上命令東海一號調頭回去救他們二人,但是開船的都是廈門人,他們可不願意冒險回去。眼看著二人挾持的漁船漸漸進入匪快艇的機槍射程範圍內了,林隊長掏出手槍對著這廈門人說:今天這兩個人要是回不來的話,大家都不要活著回去了。廈門人無奈下只好調轉船頭駛往漁船。

  東海一號與漁船快速交會的那一霎那,阿山哥與金昆兄馬上跳上東海一號,兩人都吐了口大氣:好險..... 

  事隔將近半世紀,某次老爸返回大陸探親,與家中兄弟閒聊時,叔叔提起這件事,說那時全湄州島的人都跑到高處看熱鬧。老爸對他說:那時就是我在那艘船上。 

ea:本單元由阿山哥口述回憶,本人編寫時或許會有些加油添醋也不一定.....^_^

 

1999/07/18        打棒球
  小時候在烏坵最喜歡玩的遊戲就是打棒球,但是又沒有球,有時就用紙揉成一團,外面再捆一層膠帶就成了一顆棒球,有時候也用籃球,排球替代,如果用籃球或排球就要把球漏一半氣,不然太容易打全壘打了,球也容易滾到海裡去。再找一根長短適中的木棒就成啦!

  當然人數也湊不足九個人啦!(我是說兩隊加起來)就算有也沒有那麼大的場地。人少也是有人少的玩法啊,可以玩兩個壘包或是一個壘包,3 vs 3 就可以玩兩個壘包了,捕手就省了,由打擊手幫忙撿球,好球或壞球就全憑大家的感覺了...^_^

  跳格子,後捉先,警察捉小偷,踢空罐....雖然沒有台灣小朋友那麼多好玩的玩具,也沒有逛過百貨公司,兒童樂園,遊樂場....大家都玩得很高興。

  不過那時候倒是挺嚮往台灣的,然而在台灣打混了那麼多年,我現在倒是深深感覺到:還是那時烏坵單純的好

 

1999/06/12......by ea
曾經一位英國的博士寫了一封mail給我,對烏坵很感興趣,尤其是燈塔,他說烏坵(Wu Chiou)以前是叫做"Ockseu"。不曉得是什麼意思?不過英國人對他們自己蓋的燈塔很有興趣也是可以理解的。
烏坵燈塔已經有一百多年的歷史了,應該可以算得上是國家級的古蹟了吧!上次回烏坵看見燈塔的塔身圍了一圈繩網,近看才發現塔身已經產了裂痕了,不禁對它感到憂心。
I am from England, UK.
Do you think it is possible that the Wuchiu lighthouse/island was
originally named "Ockseu"?
Do you have any further photographs of the lighthouse?
Thanks,
Kelvin Thomas

 

1999/06/11......by ea
在烏坵島上生活一起床掙開眼睛往外一眼望去就是一片茫茫大海,對一個從小生活在島上的孩子而言似乎是理所當然的。有一回小表妹剛從烏坵來台灣住沒多久,我帶她搭車去新竹吃喜酒,車子在高速公路上行駛,一路上她都是望著車窗外,正當行經一條很寬廣的溪流時。(大概是濁水溪吧!)
她不禁讚嘆:"好大的海哦!"

 

1999/05/25......ea

 依據現存英國牛津大學圖書館名為「順風相送」的古書中,提及:
「永樂元年奉差前往西洋等國開詔,累次校正針路...。」
「福建往琉球,太武放羊,用甲寅針七更船取烏坵.……用甲卯及單卯取釣魚嶼...。」

無意間在網路上搜尋到關於烏坵的文獻記載,在明代烏坵就已經是做為航海針路的指標

 

1999/04/23......ea

據消息指出,現在到九月為止,來往台灣及烏坵之間的船都要換成美字號了,雖然沒坐過美字號,但是可想而知往後坐船往返烏坵可有得小阿兵哥及小百老姓辛苦了。美字號聽說是比中字號小一些,然後沒有船艙蓋的,哦∼這樣子至少比中字號涼快一些。

 

1999/01/16......ea

聽說了一個烏坵的傳說:很久以前在湄州島上有一個池塘,島上的人要填滿它,結果土一直加一直加怎麼也填不滿,結果在海上就冒出了一個烏坵島,所以烏坵人都認為烏坵是湄州的產業..

 

1998/09/06 by ea:

  很多人會問我烏坵上面有沒有學校,在以前是有的,只有小學,大坵國小和小坵國小,但是已經廢止好多年了,因為招不到學生,我是民國74年畢業的,我畢業那年大坵國小全校是14人,應屆畢業生有4個人.教師有2人,其中一個還是軍方支援的.畢業後要唸國中只能選擇去金門或去台灣唸,大部份都是去金門唸金城國中,那裡有提供烏坵的學生宿舍,所以那時候烏坵的小孩大多國小畢業就必須離鄉背井在外唸書.

  我記得我國小畢業時要來台灣,那是我有記憶以來第一次搭船,坐的是軍方的運輸艦,俗稱"開口笑"平底的船.船的前方有兩片門可以打開,車輛坦克可以開進去,風平浪靜時在船上依然是搖晃的非常厲害,船速也非常慢,從烏坵開到高雄港大約要開24小時,睡覺的地方只有提供吊舖,那種4,5人睡在一排的那種,空間非常陝窄,艙內空氣也非常糟.那時候我雖然有舖位(有的人還不一定有)但是實在在艙內捱不住,到甲板上又是豔陽高照毫無摭敝物,至少空氣較好,最後終於受不了炎熱還是回去艙內,那是我一生頭一次經歷最慘的一段時間,到高雄時也不知道吐了多少回,10次以上吧!只知道最後幾次吐的是胃酸,真的是只想跳到海裡,上岸後還吐了幾回,好慘!那時候烏坵的交通全仰賴這種一個月一次的運補艦,現在才換成速度較快的陽字號,約5,6個鐘頭就可以到台中(現在改在台中港),但是我現在仍是不習慣坐船.

 

1998/09/03 by ea :

  前一陣子不是新聞有報導民國63年時在烏坵有一個排長判逃往大陸,內情頗為覆雜,但是聽我媽媽的說法倒是挺好玩的,她說這位兩棲組組長在烏坵時很愛賭,在他判逃前一天晚上還在村子裡賭牌九(烏坵從前賭風很盛的),在賭桌上時他就曾說過這是賭最後一次了(誰知道他還暗藏玄機),結果第二天就駕船去對岸了,村裡還說是因為好賭,欠下一屁股債才跑走了,誰知..

 

1998/09/01  by ea:

  烏坵島海岸岩石遍佈,提供絕佳的紫菜生長環境, 當地居民每年農曆八月間,燒螺殼成灰撒佈岸石,在海 水浸漬後紫菜自然附苗,經潔淨冷澈的海水滋養,到了 翌年三月即可採收加工,目前年產量約二公噸,主要是 由官兵返台休假時,做為饋贈親友的特產。

  烏坵唯一的一項特產就是紫菜,有吃過烏坵紫菜的人一定是對烏坵紫菜的品質讚不絕口(不信可以問T.KK),烏坵採紫菜是用手採,不是用刮或用機器打的,所以紫菜不含砂,但是對烏坵的鄉民來說卻格外的辛苦。生長紫菜是在冬天,而且天氣愈冷,風浪愈大,長的愈好,像去年冬天是暖冬,所以紫菜的收成就不好了。

 

1998/08/31 by ea:

  烏坵真是一個不毛之地,缺水缺電,沒有醫療,我記得我國小低年級時晚上回家是點臘燭寫功課的,後來才漸漸有全天供電,但只限大坵,小坵還是部份時間才供電。島上也長不出什麼東西,只能種一些簡單的蔬菜,吃的東西全靠台灣的補給,每個星期都有一班貨船,另外每10天則有軍艦來運送休假的官兵,所以如果要去一趟烏坵一定得待10天,對於一些離家在外的烏坵人要回家一趟真是非常奢侈的一件事。

  島上人口外流相當嚴重,現在大坵居民約有20多人,以前居民是以捕魚為生,現在魚沒了(被大陸人炸光了),只有另謀生路啦!開一些小店,做做阿兵哥的生意,小店約有10家,島上駐軍大部份是陸戰隊,人數只有一個營,7、8佰人吧。